报刊文摘>正文

为何在生活的伤口上撒盐

2018-01-08 14:49 | 成都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在女作家袁远的笔下,生活就是那件不合体的衣服,时而让人感觉到松垮外套下人精神的萎靡,时而令人感觉在衣服紧绷下透不过气压抑的灵魂。

袁 远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

在女作家袁远的笔下,生活就是那件不合体的衣服,时而让人感觉到松垮外套下人精神的萎靡,时而令人感觉在衣服紧绷下透不过气压抑的灵魂。当现代都市看上去光鲜的生活,被袁远犀利的笔锋刺破了皮囊,那些虚幻的浮华的事物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所谓的都市强人也都露出了迷茫、纠结、挣扎的一面。

开篇中的人物姚沉,是个精神上有点小追求,行动上又没能力践行,行动上不断向现实妥协,精神上又有几分不甘的矛盾小人物。他希望能捉笔为盾,撑起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在媒体上偶尔发点小稿的荣光,总是被捉襟见肘窘迫的生活冲淡,再加之老婆大人的鄙视抱怨,更令姚沉这个七尺男儿汉的一颗心无处着落。在心失去着落的同时,姚沉的脚也随之失去了着落,他总感觉一双脚踩不到地,脚下无根,落到地上轻飘飘的,就像他在现实中的处境。

在文学作品中这无疑是一层意象,用以比照那些心无处着落的平凡大众,没有经济的支撑,平常小人物谈精神、理想、情怀,太不切实际,以至正常的都看上去如同精神失常。

作者将本书的书名命名为《纯属巧合》,并在封面上写下“如果你看见自己,对不起,纯属巧合”,但不巧的是很多人都会在书中看到自己,因为这本书本身就是为大众而书。比如,正在这码字的我,姚沉就是我的镜鉴。那个一心只想着房子、车子的姚沉夫人同样是一张大众化的面孔, 她的生活之痛皆来自于经济,而她又将这种得不到的物质痛楚,在精神层面传递给了姚沉,无形中令姚沉得上“脚不着地”的怪病。此中,夫人看上去依然是正常的,而姚沉却是非正常的,那么推而广之,这个社会究竟什么是正常,什么是非正常,生活中又有哪些无常?

书中非正常的人物不止一个,得了怪病的还有《凶面》的主人公黄念云,《你遇到过什么怪事没有……》的主人公叶舒微。

黄念云从事一份靠脸吃饭的工作,当然,这是在她得病了之后她才意识到的。她面容姣好,声音温和,在一个卖场里卖手机,常常是销售冠军。可当有一天她的脸不明原因地塌陷了,连带着说话也不利索,她的生活立刻陷入了九重深渊。工作没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要抚养,在因看病致使家中积蓄所剩无几后,丈夫也失踪了……我很好奇,是什么力量让袁远写下这么沉重,又现实到透骨的文字。

一个作家的文字之所以打动人,是因为她写出了别人心中所想,却无法言说的疼痛,袁远无疑是此中高手。《你遇到过什么怪事没有……》,其实并没有什么怪事,有一天你忽然感受到周围的人都是一幅面孔、一个腔调、一样的行为处事方式,人人都像带着面具,你感到非常恐怖,只能说这只是你自我意识的觉醒。我们平时将不正常的当成了正常,而将正常的当成了怪事。我们每天都处于这样的环境中,社会环境一天天将我们形塑,“企业文化”束缚着每一个人,“整幢办公大楼,人们都相差无多,性情、习性、言行不同小异,表情更是如出一辙”。

读这样的文字,无疑是令人不适的,生活赤裸裸的真相,毫无遮掩地被呈现于书页之间,那一团糟的生活,偏偏又“纯属巧合”的正是我们自己生活的投影。起初,你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写下这些晦暗的故事,一个人的内心究竟是藏了多少苦痛,要从不同的侧面一针一针的刺痛这个世界?但当这些故事,片断式的在脑海中重演,我们会感受到其中的分量。

在繁华的生活表象下,我们被朋友圈那些吃喝玩乐的图片蒙蔽了,以为生活就是轻松惬意;在娱乐真人秀节目的泛娱乐化导向下,我们以为生活就是一场秀,可从梦境一旦回到现实,就会发现生活不是娱乐,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负重前行。只是,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失去了自我意识,而袁远无非是在生活的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刺痛人们麻木的神经,让人们在不正常中回归正常。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