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评论>正文

别用女德让传统蒙尘

2017-12-05 07:31 | 人民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点外卖不刷碗就是不守妇道”“女人就应该在最底层”……近日,辽宁抚顺一个所谓“女德班”的种种言论,引来质疑。目前,当地教育部门已作出回应,认为该校教学内容中存在着有悖社会道德风尚的问题,勒令其立即停办。

图文无关

把糟粕标榜为“文化”,其实是真正的“反文化”。决不能让一些人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招摇撞骗。

“点外卖不刷碗就是不守妇道”“女人就应该在最底层”……近日,辽宁抚顺一个所谓“女德班”的种种言论,引来质疑。目前,当地教育部门已作出回应,认为该校教学内容中存在着有悖社会道德风尚的问题,勒令其立即停办。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的观念,打着“传统”的旗号堂而皇之回到课堂,着实让人震惊。

类似现象,绝非只有这一家女德班。前段时间,江西一家名为“豫章书院”的民办教育机构,也曾以戒尺、“龙鞭”、关“小黑屋”等方式体罚学生。在这家书院中,山长和教官、国学教育和军事管理、仿古建筑和铁丝栅栏、中国的礼乐之教和日本的森田疗法,形成了一个怪异的组合。而他们却自称,自己进行的是“古法教育”。

可以说,从“女德班”的奇谈怪论,到豫章书院的暴力体罚,这绝非他们所言的“传统文化”。但值得深思的是,他们为何能招收到大量学生?或许,浪子回头的“成功故事”,磕头认错的“驯服姿态”,向父母忏悔的“催泪仪式”……戳中了很多人的软肋。面对青春叛逆的孩子,家庭教育无力之时,一些人打出“传统”的旗号,让很多家长失去了辨别力。

民办教育机构也好、公益性群众组织也好,本来都应该是公立学校和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而此类机构挂羊头卖狗肉,以非学历国学培训代替正式的义务教育,以反现代的训诫代替传播文化精神的教养,瞄准了一些家长在教育观念上的误区,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牟利。这不仅祸害了孩子,也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蒙尘。

应该说,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对于现代教育事业大有裨益。比如书院制度,本是中国古代教育的珍贵遗产,书院构建了老师言传身教、打破学科限制的学习生活共同体,希望通过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去教授知识、启迪心灵,被视为“现代大学教育改革的有益参考”。而传统道德中,明荣辱、知感恩、重践行,简单素朴的生活态度、重视亲情的家庭人伦,也都是应该弘扬的宝贵遗产,早已沉淀在中华民族的心灵基因之中。可见,要以传统文化助益现代教育,前提是要取其精华,而且也需要有一个“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问题。

把糟粕标榜为“文化”,其实是真正的“反文化”。要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就决不能让一些人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招摇撞骗。相关部门虽已介入调查,但为何女德班能明目张胆地进入教育行业,并形成开班教学、外出演讲、售书卖盘的产业链?政府机关在制定准入标准、加强监督监管等方面还大有可为。传统文化具有永恒的魅力,而“学有所教”是每个人的心愿,唯有立足当下,在教育领域激活传统文化的优质资源,才能更好地让传统文化的水脉,滋养现代人的心田。

相关阅读:“女德大师”的朋友圈

据北青报报道,“丁璇大师”消停了一阵子后,“女德”话题又在公众视野里还魂了。不,准确地说,你惦记或不惦记它,它一直都在。

这回的“女德班”坐标在辽宁抚顺。梨视频抖出了这个封闭培训班里的诸多惊人语录。办班的抚顺市传统文化教育学校课程丰富,内容设计针对不同需求,无微不至,列几条出来,大家自行体会一下:如何让妻子学会做家务?如何赢得丈夫的心?丈夫如何赢得妻子的尊重?

学校的校长康金胜更是个奇人。他自述曾经当过黑帮大哥,后来受到传统文化的感召,改邪归正成为企业家,再后来生意也不怎么做了,办学校全心全意弘扬传统文化,那些培训班,据说都是免费的。听起来,这个故事很传奇,很励志。

看了一段康校长的演讲视频,感慨万千。他忏悔说自己做了很多恶,可是警察没抓,法院没判,“万万没想到,自然规律反作用力却让我得到了报应”。说得声情并茂,虚虚实实也搞不清,反正,在崇尚法治和科学的现代社会听到这番陈述,真心感觉很穿越。

康的演讲出自“中华传统文化论坛”,活动方2008年开始组织全国巡回演讲,康是演讲嘉宾之一。说起来,这个论坛的嘉宾团队听起来颇有阵仗,有著名演员,有企业家,还有的自称记者、医生、教师。演讲的基本套路是,反思自己过去犯的错误,感激“传统文化”拯救了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家庭。

有个癌症患者分享了“康复药方”:忏悔自己做过的错事,给父母磕头认错,为父母连洗三天脚,总结自己遭遇的诸多不幸,包括莫名其妙进了看守所,还有生病得癌症,都是因为早年骄纵挥霍,“消耗了自己的福报”。女演员早年感情生活坎坷,数次堕胎,所有的伤害都被总结为自己“不要脸”、罪有应得。一个女记者说自己曾经孤独、漂泊、抑郁,都是因为不懂顺着长辈、顺着丈夫、顺着领导。我对这篇演讲印象很深,因为实在不理解,一个文字工作者,说起话来怎么一点逻辑和常识都不讲。

不瞒你说,读完这些人的演讲稿,我很想问:为了做功课而不得不读这些东西,算不算工伤?

这些以“女德大师”或者“传统文化布道者”姿态出现的人,俨然聚成了一个朋友圈,以“因果报应”为接头暗号,这些人拉个微信群,群名大概可以叫“崇尚迷信,反对科学,鄙视常识,抛弃法治”。攒起这个朋友圈的人叫陈大惠,前主持人,他是那个“传统文化论坛”的发起人。顺便一提,抚顺女德班校方后来出来“喊冤”,称视频报道里很多内容不是他们家的,还指认说,最具槽点的“女子点外卖就是不守妇道”的说法,陈大惠早就说过。而早几个月广为流传的丁璇语录里的“经典”,有些陈大惠也讲过。

“传统文化”就是个幌子而已,这群人聚在一起,分明就是在传播封建迷信,裹脚布拆开来,都能绕地球一圈了。所以问题来了,如此明显的反智反人权学说,好像很有市场嘛。这两年,“女德班”之类的新闻一冒头,就会被群起而攻之,但人民群众对糟粕的唾弃和抵制,就仿佛打地鼠一般,这边刚打下去,那边又冒头了。而且那些鼓吹者、信奉者,似乎也不尽是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没念过几天书、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在贫苦的生活中挣扎。

精神的空洞,从来都不是物质能填补的,学历、经历也未必管用。你看《围城》里方鸿渐相亲过的张小姐,妥妥的体面人家孩子,没少接受教育,读的书照样是“怎样去获得丈夫而且守住他”。精神上的愚昧,可能比知识上的愚昧更可怜。

“女德班”们的拥趸,未必都挣扎在社会边缘,但他们在精神上未曾独立过。当痛苦和迷茫袭来时,他们毫无办法。裹着“传统文化”外衣的歪理邪说是以速效药的面目出现的。他们教人顺从,教人忍耐,教唆人心甘情愿成为生活的奴隶。这比和命运抗争可容易多了。

更可怕的是,不管是追随者还是“布道者”,他们似乎都挺真诚的。尽管某些“老师”会打着弘扬传统的旗号做生意,但在不停的洗脑和被洗脑之中,他们仿佛真的相信,那一套“理论”能指引人们摒弃一切“恶习”,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抚顺传统文化教育学校的宣传片里,花了不少笔墨叙述学员们的“劳动”:男学员种地,女学员做唐装。有没有男耕女织的即视感?一座初级版的乌托邦若隐若现。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度是媒体猜测的热门人选。她出版于1958年的小说《使女的故事》被改编成最新美剧,今年春天刚播完第一季。故事幻想了一个恐怖而“有序”的未来世界,有生育能力的女人被抓起来,成为“使女”,代替权贵们不孕的妻子,为“国家”生育后代。这个乌托邦等级森严,严格禁欲,“使女”们完全沦为了生育工具。

故事的两个桥段最是意味深长。一个是,某权贵的妻子,在“乌托邦”建立前是著名学者,可以说,支撑乌托邦的理论构想就是她提出来的,但“乌托邦”建立后,她不再被允许做学问,更不要说参与政治。另一个是,表面禁欲的权贵们,私下里却经常出入声色犬马的地下俱乐部。

所有违背人性、违背文明的伦理体系,都是矛盾的、脆弱的,它回应困境,却在制造更多的恶、更多的难题。文艺作品习惯假设极端情形,揭露荒诞逻辑的毁灭性后果。在“女德”还魂、女权面临倒退风险的当下,幻想小说里的故事还真是一记犀利的警钟。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