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揭秘黑房屋中介:有人打隔断租房后举报 赶走人再租

2017-12-25 09:25 | 北京晨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近日,朝阳区检察院办理了多件 “黑房屋中介”人员涉嫌强迫交易的案件,涉案资金达数十万元。结合案例,检方一一揭秘黑房屋中介的黑手段。

直租绝无中介费?恐为黑手段

“个人直租,绝无中介费”、“主卧直租,租金2000,无其他费用”……在网上浏览租房信息的网友可能都被这些宣传语吸引过,但实际上,这些宣传背后大都隐藏着一个黑中介,给你的租房之路带来无尽的麻烦。近日,朝阳区检察院办理了多件 “黑房屋中介”人员涉嫌强迫交易的案件,涉案资金达数十万元。结合案例,检方一一揭秘黑房屋中介的黑手段。

■典型案例

承诺不收中介费后又强索

朝阳区检察院在办案中发现,黑中介为了吸引租客的注意,一般在租房网站上称自己是个人直租,没有中介费,如果房客决定承租并签订租房合同后,黑中介便开始以各种方式强索中介费。

在马某涉嫌强迫交易的案件中,其盘踞在朝阳区太阳宫附近地区,有五六名手下,手中握有数十套房源。他们在58同城等网站上发布租房信息,称“个人直租,房租优惠,绝无中介费”等信息,吸引房客拨打电话咨询。

后马某等人约房客看房,至此仍向房客承诺无中介费。房客确定租房并与马某等人签订租房合同及缴纳相关定金、房租后,马某等人开始向房客索要所谓的“服务费”等费用。如房客不给,马某即纠集多人围堵房客,并称如果不交中介费即会每天来堵门骚扰,还会采取拉电闸、堵锁眼、往屋内丢排泄物等方式恶心房客,更有甚者会出手伤人。房客不胜其扰只能交纳一个月的房租作为中介费。

违规打隔断后出租再举报

为消除居住安全隐患,北京市制定了相关规范,禁止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禁止将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作为卧室对外出租。如有违规“打隔断”对外出租的情况政府部门会进行清理。黑中介为达到加快出租房流转速度的目的,利用这一规则进行所谓“洗房”行为。

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先将位置、朝向等不好出租的房屋内打上隔断,然后以较低房租吸引房客入住,并收取房客3到6个月的房租。当该房屋住进七八名房客后,张某某就拨打举报电话,向政府有关部门举报该房屋有群租行为,政府部门按照有关规定清退群租房,张某某就达到了赶走这一拨房客的目的。

随后,张某某继续将房屋打隔断再出租给他人。虽然有房客要求张某某偿还租金,但他会以各种借口推托,甚至会拒接电话或提供虚假的经营场地让房客无法找到他,从而达到侵吞租房款的目的。

看房后未租被索“跳单费”

准备租房的小刘在网上浏览租房信息时,被犯罪嫌疑人张某所留信息吸引,当即拨打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后经商议,张某带小刘看了几处房屋,但小刘因房租较高为由并未与张某签订租房合同。

此后,小刘通过其他中介租下了张某曾带他看过的某处房屋。一天,张某在小区发现小刘,得知对方已从他人处租得了房屋,遂怒火中烧。张某纠集多人到小刘居住的房屋内,对他威胁恐吓,声称他带小刘看房付出了劳动,但小刘却不从其那里租房,要小刘支付 “跳单费”。在张某的威胁纠缠下,小刘被迫支付了3000余元。

检方表示,房客通过黑中介在互联网上所留的联系方式联系黑中介,并由黑中介带领去看了几套房子后,房客没有从黑中介处租得房屋,而是从其他中介处租得了黑中介带其看过的房屋中的某套房屋后,黑中介就会找上门,向房客索要所谓的“跳单费”。

签合同后索要费用逼人搬走

房客小李从犯罪嫌疑人刘某处租得一处房屋,带着家人入住。谁知自第二天起,刘某就一直来电催缴取暖费。小李表示,合同中约定其不负责取暖费,因此拒交。于是刘某就日夜到小李的住处骚扰。无奈之下,小李只得交了取暖费。

随后,刘某又向小李索要门禁费100元。小李不情愿地交钱时,刘某竟称他超期三天存在违约行为,要其再缴纳违约金7400元即两个月的房租。小李不想交钱只好搬走。刘某承诺,小李搬走后会退还房租、押金等1万余元,但事后却将小李拉黑,从此失联。小李到刘某所留的营业地址查找,也未找到其所说的房屋中介公司。

检方称,黑中介在与房客签订租房合同后,待房客入住后,为加快房屋流转速度,赚取中介费,即上门以各种理由向房客收取各种费用,逼迫房客搬走。待房客不胜其扰搬离后,又以是房客自己要搬走为由不退还租金、押金等。

借口收房要求搬离不退租金

陈女士从黑中介处租得了一套房屋,以“押一付三”的方式交纳了上万元的租金后,住进房子。刚住进去一个星期,黑中介即通知她说房东要将房子收回,不再出租,必须马上退房。但陈女士认为,双方签有租房合同,中介不能违约,拒绝搬走。黑中介便以各种方式威胁她,并趁其不在家时打开房门,将他人行李搬进房间。黑中介还组织四五名男性每晚在陈女士居住的房屋外喝酒、高声聊天至深夜。陈女士无奈只好搬离,最终也没能从黑中介处要回自己所交纳的房租、押金、中介费等。

检方表示,房客向黑中介交纳房租、押金等费用租得房屋后,黑中介即向房客称房东要把房屋收回不再出租了,要求房客搬走。房客拒绝后,黑中介即以各种方式骚扰房客,逼迫房客搬走。

租期满以各种理由不退押金

还有黑中介使用的手段是,房客住到租房合同到期,想要从黑中介处要回所交押金时,黑中介会找各种理由拒不退还。

房客小王从黑中介程某处租得一间房屋,缴纳了一个月的押金3000余元。后租赁到期,小王不打算续约,要搬离,即联系程某希望要回押金。程某来到小王居住的房屋内检查,称内墙上有一个手印,需要重新粉刷,得扣1000元。而小王称该手印在其租住之前就有,程某对此不予理睬。后程某在冰箱内看到小王放在里面的火腿肠,就称该房屋是在回民聚集区,不允许吃大肉,要对小王罚款。最后小王无奈只好放弃索要押金,搬离房屋。

■检方提示

如遇黑中介滋扰别怕

注意留存证据并报警

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李新刚表示,黑中介对房客实施的骚扰、威胁、恐吓行为严重地破坏了住宅的安宁,给房客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给人民人身财产安全造成极大损害。我国《刑法》中规定,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构成强迫交易罪。上述黑中介在为他人提供租房中介的业务中,强迫他人交纳中介费,或者以各种方式收取他人各种费用,情节严重,已构成强迫交易罪。

目前,检察机关已引导公安机关对黑中介强迫他人接受服务的过程中是否有殴打他人,或者以暴力手段强索财物的行为继续进行调查取证,如查实上述黑中介有殴打他人,或者强索财物的行为,则会按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李新刚表示,为避免在租房过程中产生纠纷,不管是房东还是房客都要委托正规的房屋出租中介。“正规的房屋中介经过多年的经营,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标准的服务流程,服务规范合规。并且,正规房屋中介公司均在住建委、工商行政部门登记备案,即便中介有不合规的地方,房东、房客也可通过向有关监管机构举报的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利。”

此外,在租房的过程中,租赁双方都要有证据意识,一定要中介机构把所做承诺落实在合同中。在支付租金、中介费、押金等费用时,要留存转账记录、付款记录等相关凭证,并要求中介出具收据,注明所收费用的明细、收款目的等。如遇到黑中介滋扰,租客不要害怕,要用合理、合法的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注意通过拍摄视频、录音等留下现场证据,并及时报警,寻求警方保护。

装好就租?中介出租房频现甲醛超标:有的超标20倍

12月6日,张嘉佳坐在床边,不断咳嗽。

这名20岁的女孩从包里拿出病历,翻开写有“急性支气管炎”的那一页,轻声说:“医生说,我的症状像是甲醛中毒。”

病历显示,她咳嗽4天、发热、伴有黄痰,“双肺听诊呼吸音粗”。

咳嗽的源头从她入住“自如”的一间出租房开始。之后的一份第三方检测机构报告显示,她所住的房间甲醛和TVOC(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浓度超标。

这并非个案。新京报记者探访了多间自如出租房发现,部分房屋疑甲醛超标,且都存在刚装修完不久就出租的情况。有自如管家称,一些房屋刚装完就挂在自如平台上出租,没时间进行有效的通风处理。

除自如外,通州一家中介同样存在短时装修并出租的情况,他们使用廉价的装修材料,不到一周装修完房子,“甲醛超标难免。”

业内人士称,中介装修房甲醛超标的背后,除了疏于空气治理,也有企业控制成本的考虑,或存在多层转包后装修成本被压缩的现象。

更重要的是,目前对于中介装修房的空气质量标准还处于空白。最后为“坏空气”买单的都是“张嘉佳”们。

11月17日,东城区夕照寺街某小区自如出租房内,空气质量检测仪上显示甲醛浓度是0.394毫克/立方米,仪器显示红灯,并发出报警声。

入住新房数日头疼咳嗽

因咳嗽去北京安达医院就诊前的半个月,张嘉佳通过自如租下昌平区龙腾苑四区某房间一个卧室。

20岁的她是大连一大学的大四生,今年9月初,她来京实习,和朋友住在一起。11月初,她又到西二旗附近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实习。

此前住所离西二旗超过15公里,张嘉佳在公司附近找了三天房,最终选择离公司不足5公里的龙腾苑四区。

11月10日,张嘉佳看房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复式房,上3下4共7间房。她看中一个窗户朝南的房间,30平米左右,月租金2000多元。

张嘉佳回忆,看房当天,屋内有刺鼻的味道,询问自如管家后得知该套房属于首次出租,刚装修完。

当天下午,张嘉佳和自如管家签订了租房合同,押一付三,另缴纳一个月房租作为服务费。她也成为这套房里的第一个租客。

次日下午,张嘉佳搬入新房。当晚,她觉得嗓子干痒刺痛。第二天起床时开始咳嗽。

以为只是感冒的她在药店买了感冒药服用,直到11月15日,咳嗽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从最开始的嗓子干痒刺痛到连续咳嗽导致胸闷。

11月16日,29岁的王琳入住张嘉佳隔壁房间,成为该套房的最后一名租客。据王琳回忆,入住当晚,她听到张嘉佳在夜里不断咳嗽。

“住进去前两天就开始头疼。”王琳说,此后一个星期,不断有邻居反映房间有味道,“大家要么是头疼,要么喉咙干痒刺痛。”

11月17日,张嘉佳回到大连的学校。因连日咳嗽不见好转,她前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查。

张嘉佳说,医生诊断为急性支气管炎。就诊期间,医生还向她嘱咐,“如果是刚搬家,一定要注意通风”。

11月21日,病情稍有好转的张嘉佳回到北京的出租房。22日,咳嗽再次加剧。11月25日,张嘉佳在北京安达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嗜碱性粒细胞数目以及百分比、血小板数目以及百分比超过参考值范围。

从医院回来后,张嘉佳询问了邻居,发现王琳等其他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症状。她说,11月25日,一名也咳嗽的邻居去医院拍了片子,发现“双下肺纹理增强”。

11月18日,蒲黄榆路附近某小区自如房的衣柜,空气质量检测仪显示甲醛浓度为2.030毫克/立方米,超标近20倍。

一房间检测出甲醛、TVOC超标

张嘉佳怀疑,这些症状可能与新房甲醛超标有关。

在她去北京安达医院的前几天,王琳买了甲醛检测仪,“22日所有人的房间都封闭,第二天检测甲醛,结果都超标。”

张嘉佳也买了甲醛检测仪,测出卧室的甲醛浓度为0.280毫克/立方米,当她把仪器靠近衣柜时,仪器发出报警声,数据最高升到0.382毫克/立方米。

根据《室内空气质量标准》(GB/T18883-2002)规定,室内甲醛标准为0.1mg/m3(1小时均值),检测时需要关闭门窗12小时。

11月25日,王琳等人就房间甲醛超标一事向自如管家投诉。王琳说,自如管家称可以提供炭包除味,并要求他们开窗通风,又或者换租。

11月26日,自如管家在微信群里向王琳等人说,公司可以为租客做空气治理服务,治理时间是2-3天,治理期间房子处于全封闭状态,不能住人,因此建议王琳等租客暂住酒店,费用由租客先行垫付,根据发票找自如报销,酒店每晚住宿费标准不超过300元。

王琳和张嘉佳并未同意管家的要求,她们只想知道,“自如的出租房有没有存在甲醛超标的情况”。

当晚,自如管家拿来了“和解协议书”。

新京报记者拿到的这份“和解协议书”显示,“现就甲醛超标导致客户换租事宜,经甲方(自如)、乙方(租客)双方平等、自愿、友好协商,甲方一次性向乙方支付人民币共计2190元,作为就该起事宜对乙方的全部赔偿/补偿”。

王琳说,当天自如管家拿来了多份和解协议书,文中“现就_____事宜”那一处本为空白,她亲眼看到管家在协议书上写下“甲醛超标导致客户换租”几个字。

王琳说,只有租住在3号屋和7号屋的两户租客签了这份协议。包括她在内的其他5户租客并未签字。

11月27日,两名签字的租户搬走。同一天,张嘉佳再次到北京安达医院复查。验血结果显示,体内仍然有四项指数超标。张嘉佳说,医生听了她的描述说“可能和甲醛有关”。

当天,张嘉佳和两个邻居商议,委托一家专业的室内空气检测中心对3个房间进行检测。

12月2日,上述检测机构出具了检测报告。结果显示,在房屋进行封闭17个小时后,检测员对房间进行空气采样,检测项目为室内的甲醛、苯、甲苯、二甲苯、TVOC(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浓度。通过检测后发现,张嘉佳所居住的房间空气中甲醛、TVOC的浓度超过《室内空气质量标准》规定的标准值,不符合标准要求。

另外两个房间的检测正常。张嘉佳说,另两个房间有空气净化器并进行过消毒处理,她所住房间未做过任何处理,因此问题较大。

12月7日,通州区永顺镇新建村二期小区,一名装修工人正准备去装燃气灶。该套房子的三个房间已经有租户入住。

房屋刚装修完工就出租

新京报记者发现,疑似甲醛超标的自如出租房,均存在新装修的情况,而且装修时间和通风时间都不长。

张静、李巍等自如管家表示,一些房屋刚装修完就挂在自如平台上出租,由于没时间对房间进行有效的通风处理,可能存在甲醛残留的情况。

据自如官网描述,自如友家和自如整租所有房屋均经过专业设计,实行统一装修,原创家居及品牌家电配置。

“出现甲醛超标可能与通风时间短有关。”王琳回忆,在入住龙腾苑四区自如房的第二天,她在所住房屋正楼下的房屋门上看到一则提示,上面写着“由于楼上装修,卫生间做24小时闭水试验,请关注自家卫生间”,落款时间为2017年10月29日。

考虑到张嘉佳租房日期是11月10日,王琳猜测,房子可能最多装修好一周左右就出租了。

张静、李巍也就手里的几套房对新京报记者说,房子装修完约半个月。

12月10日,自如置业部工作人员徐磊说,房屋装修和通风时间短,还与空置期有关。

据他介绍,自如收房一般是签3年以上。空置期短的数十天,长的100多天。空置期内公司要进行装修及家具配置、散味和寻找租客。

据了解,自如收房后租期的每一年都会有空置期,一旦和业主签约收房,即要开始给业主按月打款。

徐磊说,公司主要的盈利是来自于空置期和租客的服务费,公司会在空置期内迅速对房屋进行装修,如果空置期没有结束前有租客租房,平台就可以向租客赚取空置期的这份房租。

除了自如,一些中介的出租房也存在短期装修并出租的情况。

通州永顺镇新建村二期高层小区共19栋住宅楼。一个星期前,程伟从老家来到北京工作,在小区14号楼23层的一个房间内租下一个卧室。据程伟描述,他在租房时整个楼层的房间都在装修,与他签订租赁合同的卓诚地产在没有装修完成的情况下将房屋进行隔断出租。

12月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新建村二期高层14号楼,卓诚地产的中介王勇介绍,他们通过业主收到了14号楼多套房源,都是毛坯房。

王勇说,12月1日公司对23层的房子开始装修,还没装修完就有人来租房,公司将一些房间进行隔断后单间出租。

“现在23层只剩下一个客厅隔断间,10多平米。”王勇说,其余房子已全部出租。

记者进入其中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被隔成了四个卧室,厨房没有装修完,卫生间的水管也没有接上,一台未拆封的电冰箱放在地上。

“现在还没装完,还差厨房和卫生间。”王勇说,公司从外面找来装修团队进行简单装修和隔断,铺地板、刷墙,还买了衣柜和桌子,一些家电也在安装中,“除了客厅的隔断间,其余三个房间都已出租,并已住人”。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发现,卫生间的部分水管没有接好,一些洗漱用品就已经摆放在洗手台上。

新京报记者通过空气质量检测仪检测发现,室内甲醛浓度超过0.1毫克/立方米,指示灯一直处于红色状态。无论是在过道还是待出租的卧室,都能闻到装修材料的刺鼻味道。

12月7日晚,记者再次来到上述出租房,装修已基本完工,家电也安装完毕。一名装修工人说,从开始动工到完工,大概一周时间。

“刚装修时,就有租户通过中介租下了房子。”这名装修工说,装完一间就住一间,基本没有通风的时间。

“装修房出现甲醛超标并不只是通风时长的问题,还有可能是材料本身的问题。”一名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国内装修市场混乱,存在多层承包、转包的模式。一些房屋租赁企业为了获利,会通过合作的形式寻找第三方装修公司为其服务,直到装修团队接活,中间已经有了多层转包和承包关系,装修成本早已被严重压缩。此外,对房屋租赁企业而言,也会考虑成本控制,他们在收房后,会统一装修后再出租,装修质量的好坏、材质是否环保也直接影响房屋的空气质量。

卓诚地产的中介王勇说,为节省成本,公司一般在外面请便宜的装修团队。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