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网红"热席卷中国:业内竞争激烈 多数人收入微薄

2017-12-23 07:42 | 参考消息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据西班牙《国家报》12月19日报道,目前,中国有约300个直播平台,用户近2.5亿。约600万人的日常生活在这些平台上实时展示,从孩子做作业到老人打麻将,从军人训练到“吃货”做饭和吃饭……应有尽有。

西媒称“网红”热席卷中国:业内竞争激烈 多数人收入微薄

参考消息网12月23日报道西媒称,拥有逾7.5亿网民的中国网络空间,正在经历一场网络直播软件爆发带来的大规模革命。无数企业开发出了类似于“潜望镜”视频直播网站或脸书直播的服务。主播们在这里主要进行大胆的实时展示。

网络主播燕子在自己的房间内上线直播(2015年4月28日) 新华社记者 刘大伟摄

据西班牙《国家报》12月19日报道,目前,中国有约300个直播平台,用户近2.5亿。约600万人的日常生活在这些平台上实时展示,从孩子做作业到老人打麻将,从军人训练到“吃货”做饭和吃饭……应有尽有。前不久不慎坠楼身亡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就曾是直播平台上的明星,拥有大批粉丝。

报道称,吴永宁的悲剧再次引发了针对“网红”现象的讨论。当地一些媒体通过吴永宁事件对这些直播平台口诛笔伐,认为如果吴不是在这些网站上这么受欢迎,也许就不会发生这起悲剧,这些极限运动爱好者的“粉丝”们一步步将他们推向了“玩命”直播。

不过,这些媒体没有提到的是,随着数以万计的粉丝蜂拥而至,这些“网红”也在凭借自己的视频赚着上千欧元。毫无疑问,直播已经成为了一门非常有利可图的行当。

根据相关机构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网红经济”总额达到528亿元人民币。易观国际预测,2018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1000亿元人民币。有的“网红”收入甚至比一些大牌电影明星还要高。

报道称,“网红”的工作看上去并不太难。很多“网红”在直播中只是聊聊自己的生活,再打打广告。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渠道:自营商品的利润、为其他品牌做广告的收益以及“粉丝”馈赠的可以换成真金白银的“虚拟礼物”。

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网红”小美展示了她的直播生活。这个出生在山西、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女孩通过在斗鱼、YY直播和美拍等平台的直播每月收入在2.5万元人民币(约合3300欧元)左右,这是上海平均月工资的数倍。而小美对这个数字并不满意,她的目标是月收入能达到1万欧元。“我从1年半前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当时我的一些小姐妹已经尝试过,她们告诉我这行来钱快。就这样,我开始了做美妆直播。”小美告诉西媒。

报道称,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网红”都能获得成功,业内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为了进入这个圈子需要花费的投入也越来越高。另一位不远透露姓名的“网红”美玲对记者说:“这行中有很多黑幕。最起码的是‘买粉’,也就是所谓‘僵尸粉’。此外,如果签约经纪公司,很可能会被要求去做整形手术来使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据报道,有10%的“网红”承认自己的脸做过“微调”,从而能以更好的形象在网络上示人。“我认识有在整形手术中花费超过10万元的人。变得更性感对于吸引粉丝,尤其是男粉丝至关重要。”美玲说。

“网红”经济的蓬勃发展甚至催生了一些专门打造网络空间明星的公司。“从业务量上看,一些网络明星甚至已经超过了传统明星。”网红孵化器Tophot创始人陈誉瑾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我们是一个致力于帮助我们认为有潜力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女性成名的平台。我们帮他们打造一个公共形象,并为他们提供相关课程。然后我们再帮他们进入直播、推广和电商行业。”她表示。(编译/韩超)

“网红+直播+电商”能火多久?

眼球经济再换马甲——

网红,即网络红人的简称。“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

2小时的直播,angelababy代言的美宝莲就卖出了10000只口红,在业界创造了佳话。近几年,随着“网红+直播”日益火爆,“直播+网红+电商”也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眼球经济模式。

6月,被电商视为年中大促月,各大电商平台都想在6月进行大促营销。而今年电商们比拼的手段不再是以往的让利消费,“网红+直播”的比拼成为电商促销大战的一致策略,引起社会大众的密切关注——看当下引流创收业绩惊人

在6月中旬的电商大促销中,苏宁易购大玩“粉丝营销”,邀请十几位人气颇旺的“网红”代言,通过与“网红”和直播平台的合作,苏宁易购实现了流量增长和变现的双重触点。在苏宁易购主办的红人网购直播间里,斗鱼女主播冯提莫在直播中推荐的联想ZUK Z2手机,当晚1小时内预约量突破10万台;YY的红人沈曼推荐的百草味美味零食,也在短短20个小时内,取得了同比去年销量增长5倍的好成绩。

除了在直播间的直播外,6月18日当天,游戏人林熊猫以及“网红”小乔、小蝶现身南京苏宁线下门店,在2小时的直播中,3位主播共吸引110万人次观看。仅直播现场主播使用的九阳榨汁机前5分钟时间里,该款榨汁机在苏宁易购平台上的销量就激增676单。因为电商大促期间的快递包裹数量激增,四川苏宁为此还携手成都市包装技术协会、四川众享包装网,共同发起了“众享苏宁环保行”废旧包装循环再生公益行动,双方联手打造了一个线上线下连通的环保回收体系,全面推动快递包装环保回收公益事业。

唯品会在6月年中大促中玩出了新花样,6月15日在北京世贸天阶一座透明的玻璃房子内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直播活动,并在线上配合话题“12小时生存挑战”作为传播话题。在直播现场邀请了众多网络直播红人,包括当红主播“王小强”、“一只鸡腿子”、在奇葩说走红的范湉湉等多位红人,利用红人在线上的影响力来推动直播的势能。在12个小时内,唯品会的直播观看人数达到1500万人次,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超过150万人次,参与讨论达到7.3万人次。从这个数据来看,此次直播的效果比省级电视媒体黄金时段播放热门节目还要火爆,在微博上获得海量曝光。

而阿里巴巴作为最早尝试直播和购物结合的企业之一,不久前刚进行了“村红”直播,最近又把小龙虾推成了“直播网红”。6月13日,第16届盱眙龙虾节进行网络直播,当天在天猫、花椒等直播平台上,累计超过100万名全国消费者实时收看了万人龙虾宴。同时,天猫直播利用边看边买的视频互动技术,让所有观看直播的全国用户,都可以跳转到盱眙龙虾天猫旗舰店下单。

看未来新生代消费趋势不可挡

京东作为“618”的鼻祖,也使出了“网红”的“杀手锏”。和其他网购平台不同,“京东是自营为主的平台,为了保证产品的质量和配送体系的服务,我们这次没有采取‘网红’直播卖产品的形式,而是让‘网红’直播了我们仓库里配送和产品如何出库等情况,光网易频道的月月直播当天就有100多万人观看了直播,对这个效果我们还是非常满意的。”京东公关部高级经理席大伟告诉记者。

尝到甜头的还包括阿里系品牌,“村红”直播或将和农村淘宝一起,继续在四川以及全国多地复制。

对传统零售业深有研究的四川省连锁商业协会会长冉立春认为,“网红+直播”的模式在未来有无限的前景,“这样的模式相当于自媒体,自由度更大,及时性也比电视台更强,因此运用到商业领域,市场需求会很大,消费者也更容易接受,对产品的营销模式有颠覆作用。”

“这些电商平台的做法,其实想充分发挥直播平台的互动特性,通过“网红”与粉丝的互动带来流量,以社交而不是传统促销的方式来实现销售。简单来说,就是让大家一起边玩边买。”业内人士成都梦竞聚蓉文化传播公司市场总监马超告诉记者,四川本地也有部分企业借助“直播”和“网红”进行品牌推广和促销活动。今年3月成都梦竞成立了专门的主播学院,招募、培训、储备主播人才,同时也承接一些“商演”,已经与御今缘等房产项目有过合作。

“无直播,不传播”正渐渐流行。但在观察人士姜格看来,“网红”直播不过是又一种眼球经济,究竟能火多久?关键还要看品牌的持久可信度、产品的性能如何,以及价格是否合理?至于被“网红”所吸引而下单的消费者毕竟是少数,更多消费者在看过热闹之后还是会变得比较理性。(来源:四川日报)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