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难忘霜降后的苏州青

2017-12-07 15:56 | 新民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苏州人常以“青”简称青菜,有所谓“三日不吃青,肚里冒金星”的俗语。苏州青里有一种还带有香味,当地人叫“香青菜”,那白色的叶脉筋条更加凸显,与叶片上的绿更加凹凸有致,很有立体感,苏州人叫她“绣花筋”。

霜降之后,苏州的青菜好吃啊!有所谓的“苏州青”,叶柄短而厚,叶片大而色深,从地里摘一棵回来,一瓣一瓣掰开,放水池里洗,每一瓣,皆像一位穿白衬衫绿裙子的小少女,且那大裙摆像是用兰花指提勒着,大而舒展,叶柄与叶片之间,还掐着一个小蛮腰。洗完,我一般不动菜刀,用手掰,先将白柄与绿叶分开,再把厚实的叶柄顺丝缕一掰二,菜叶撕碎,让缺口犬牙交错着,这样比刀切得易入味,好吃。大火炒炒,只须放一点点盐,也不一定要另外加水,让它带点儿焦香,味道好极了!在上海炒青菜每每放些许糖,意谓吊鲜味,苏州青不需要,因为它本身就带有一点甜津津的味道。

苏州人常以“青”简称青菜,有所谓“三日不吃青,肚里冒金星”的俗语。苏州青里有一种还带有香味,当地人叫“香青菜”,那白色的叶脉筋条更加凸显,与叶片上的绿更加凹凸有致,很有立体感,苏州人叫她“绣花筋”。据说,香青菜的香味是由梅花给予的,苏州农人每每在梅树下面种青菜,梅花飘落在绽开的青菜棵上,日照雨淋的,梅香就融入了青菜里,久而久之,青菜就拥有了暗暗的香气。

想起宋代的一段逸事:苏东坡曾经把宣州大水梨剜去心,留顶作盖,“如瓮子状”,把萝卜籽放进去盖上顶,埋进地下,等梨子干了甚或烂了,取出萝卜籽种在地里,说这样种出来的萝卜有梨味。这件事,东坡先生后来把它写进《物类相感·蔬菜》一文中。如果他听说过苏州的香青菜,一定也会记录在案的吧!

自苏州青上市,每次回上海,都要去买些或拔些香青菜带着,若是拔呢,就连着根带走,这样可以多放几天。

回到上海一看:上海的菜场里竟也有“上海青”卖!赫赫然写在小黑板上。过去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标注嘛,是受“苏州青”的影响了?后来发现,苏州也有“上海青”。这种青菜棵头还要大些,叶片散着,包得不拢,绿色亦较苏州青淡些,炒吃也很糯。那天在苏州居所走过河边地,见一邻居正在伺弄菜园,一搭话,给了我两棵上海青。我谢过了,拿回家,与自己摘来的苏州青做了比较,各有各的好。

要说青菜,苏州、上海当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

今天在家弄苏州青吃,边弄边想,国人就是喜欢简称,苏州青是苏州青菜的简称,其实还可以再简呢,再简,我想简为“苏青”。哈,苏青!那不是民国上海滩一位女作家的芳名么,还与张爱玲齐名的呢!苏州青叫苏青,那么上海青呢?海清?嘻,更好,海清,当红影视女明星,扮演好媳妇恶媳妇的专业户,说出去,知道的人更多!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