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烟火围裙 烟火幸福生活

2017-11-07 19:18 | 成都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老实说,下厨,天天处在烟火氛围中,并不是一件有快感的事情,那粘粘乎乎的油腻、浓浓淡淡的烟火、或冷或热的水温,在四季轮回、日转星移中变化,是颇能训练一个人的适应能力的。

寻常百姓家都有一方围裙,为下厨而准备的。于我来说,下厨的经历可追溯到童年。那时,父母为挣几个工分,早出晚归,非常辛苦。作为土生土长的乡里娃,我们一晓事,便具备了操持家务的本领。尔后为学生、为快乐的单身汉,也都隔三岔五、驾轻就熟地操持过锅碗瓢盆的营生。

老实说,下厨,天天处在烟火氛围中,并不是一件有快感的事情,那粘粘乎乎的油腻、浓浓淡淡的烟火、或冷或热的水温,在四季轮回、日转星移中变化,是颇能训练一个人的适应能力的。还有那了无止境的烹炸煎烤、细熬慢煮的感受,一日三餐,日复一日的累赘,更需要有特别的耐受能力。下厨的境况,不因为你多么有兴致,也不是因为这件事有多么烦琐,而是应证了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重复做一件事情。

作为一个置身红尘俗事的生命个体,为着葆有旺盛的精力、充沛的体力、生命的活力,饭是不可以不吃的。然而,就一般家庭而言,不可能天天下饭馆、玩潇洒。因此,作为一个家庭成员,围裙谁来系的问题,是一个不可回避、也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和妻子从认识、结婚到现在,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一直以来,我和她之间,围裙谁来系好像从来都不是个问题。我也好,她也罢,都乐意为之。在凡俗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彼此了解对方的辛劳程度,能关爱、体贴的时候绝不含糊、绝不保留。

我从事的是脑力劳动,时常为一些文字熬到深夜,这样的时候,她会做碗蛋炒饭、下碗肉丝面或鸡蛋面,默默端到我面前。特别是她还上着班,而且是两班倒,那时候,我一天八个小时的行政班相比较而言要轻松许多。她两班倒不说,有时候,连续几个星期每天劳作都在十个小时以上,一月才有三两天假期,这样的辛劳程度,可以说,只有作丈夫的才能给予一些补偿。所以,只要不是特别的原因,每次下班回家,我便会径直走进厨房择菜做饭,为的是让她多休息一会儿。

后来,妻子离职当全职太太,让我业余时间一心一意侍弄自己衷情的文字,我就少有下厨的机会了。在我的感觉中,多系一次围裙,并没有付出多少,却能够为相伴一生的人营造一份心中的美丽,给她带来一份生活的快乐,是天底下谋划不来的好事。我想,这样的快乐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是无法以时间和金钱去衡量的。

事实上,事业和家庭、丈夫和妻子,都是人生道路不可或缺的轨道,看似相互分离,却始终在并肩而行,相互支撑,相互分担。就如一个家庭,若每个家庭成员都拥有一份乐系烟火围裙的心境,人生就不会失衡,生活就不会乏味,生命,也就多了一份美好,多了一份情趣。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