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赵孟頫的前半生

2017-09-11 14:57 | 北京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赵孟頫(1254-1322),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与宋代皇室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大家庭,南宋灭亡后,他又入仕元朝,特殊的时代造就了其独一无二的经历。

赵孟頫的代表作之一《秋郊饮马图》

赵孟頫的自画像

■孙晓飞

近日,故宫正在举办《赵孟頫书画特展》,展览涵盖了赵孟頫一生中最为经典的书法、绘画作品。

赵孟頫(1254-1322),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与宋代皇室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大家庭,南宋灭亡后,他又入仕元朝,特殊的时代造就了其独一无二的经历。在乱世中,赵孟頫潜心修炼书法绘画,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人们对他书法的评价非常高:“超宋迈唐,直接右军”;他的绘画同样气度不凡,明代王世贞曾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赵孟頫)敞开大门。”

不过,赵孟頫在书画取得盛名之前,经历了一段并不如意的岁月,直到三十多岁入仕元朝,他的人生才迎来转折。

1

并不高贵的宋室宗亲

说赵孟頫是“宋室宗亲”并不为过,细论起来,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是赵孟頫的十一世祖,而赵孟頫的十世祖,是民间有名的“八贤王”--四皇子赵德芳。宋太祖赵匡胤传位继统的希望,寄托在二子赵德昭以及四子赵德芳身上(长子和三子早夭)。不过,赵匡胤在“斧声烛影”的谜案里去世,他的弟弟赵光义登上宝座。此后,赵德芳“出阁,授贵州防御使”,远离了权力的中心。但即便这样,赵德芳在年仅23岁时,还是离奇地病死。

北宋灭亡之后,赵光义的后人赵构建立南宋,是为宋高宗。宋高宗赵构无子,继子是从太宗赵光义一脉选择,还是从太祖赵匡胤一脉选择?宋高宗经过斟酌,最终选择了太祖一脉。因此,南宋总共九位皇帝,除了宋高宗,其余皆为赵德昭和赵德芳的后代们。

与赵孟頫一脉密切相关的,是南宋的第二个皇帝宋孝宗赵昚(shèn)。他是赵孟頫的远祖赵伯圭的亲弟弟(赵伯琮),宋孝宗即位后对待兄长很友善,赵伯圭一度升任龙图阁学士、安德军节度使等职,官职显耀。宋光宗即位后,又升任赵伯圭为少师、太保。1191年,宋光宗拜赵伯圭为太师,不久,赵伯圭兼任崇信军节度使,“赐第于湖州(今浙江吴兴县)”。

从此,赵家这一脉在湖州安顿下来,赵家也成为当地的望族之一。

但是严格说来,赵孟頫并不像有些研究者说的那样,是“赵宋王孙”。历经300年的风吹雨打,到赵孟頫一代,与远祖赵匡胤的关系,与刘备这个“中山靖王之后”与刘邦的关系,还要远得多。

有宋一朝,在宗法伦理方面,有“大宗之法”与“小宗之法”之别,所谓“大宗之法”,即嫡长子继承家族荣誉(包括可以世袭的官职)和主要财产,然后再由下一代的嫡长子累世相继;“小宗之法”,即次子再立一宗,不和嫡长子在一宗之内,然后次子的嫡长子再继承本家族的荣誉和主要财产。也就是说,一个大家庭之内,慢慢地分出许多“小宗”,“小宗”与“小宗”之间的关系比较淡薄,而且与“大宗”的关系则或亲或疏。

在湖州,赵家是一个望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大家族中,与皇室关系渐渐疏远的宗亲越来越多。

赵宋宗室关系复杂,简而言之,到了赵孟頫这一代,与太宗系的关系是“远亲疏属”,与孝宗之后的“皇统”关系是“无服宗亲”。

因此,无论是从宗法和血亲的角度,还是从在赵宋宗室中所处的位置来看,湖州赵家,都只能算是赵宋王室一个并不起眼的分支而已。学者徐复观先生在评论赵孟頫时,说他是“过气的王孙”,虽有些不恰当,但说他“实与当地一般的知识分子无异”,却是非常中肯的。

2

靠“荫补”而得九品小官

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yín)在世时,官阶并不高,收入也并不多,在病逝的前一年,他才升为户部侍郎,在当时的南宋,约为正三品或从三品,年俸白银500两左右。史料记载,赵家在归安(浙江湖州)还有封邑600亩。而且根据史料可知,宋时的食邑,随官职的变化而变化,人在食邑在,人亡则食邑收回。南宋之末的太皇太后谢道清,其祖父谢深甫曾为宰相,父亲谢渠伯早逝,因此家道中落。据史料记载,在谢道清入宫之前,她都是自己洗衣做饭,家里穷得连仆佣也雇不起。由此可见,当时一个家庭一旦失去了家主在朝任职的收入,很难再维持起码的社会地位。

1265年3月,刚被朝廷赐予进士出身的赵与訔,在湖州病逝。赵孟頫的父亲去世时,因其廉,“度宗赐银、绢以敛”。也就是说,赵孟頫的父亲很清廉,家里也没有积攒下多少家产。甚至在死的时候,靠着皇帝赐予的银子和绢,才得以安葬。

赵与訔去世后,赵孟頫一家基本陷入了财政困境,此时的赵孟頫不到12岁。赵孟頫的母亲姓丘,是父亲赵与訔的妾。虽为庶出,还不至于在父亲去世后,完全失去生活来源,但生活境遇肯定不会太好。赵孟頫多年后曾在自己的诗里这样回忆:“向非亲友赠,蔬食常不饱。病妻抱弱子,远去万里道。”

也许这时的赵孟頫仍然贪玩,不知家道已经开始走下坡,母亲见了,严厉斥责他:“汝幼孤,不能自强于学问,终无以成人,吾世则亦已矣。”赵孟頫从此发愤,“由是刻厉,昼夜不休,性通敏,书一目辄成诵”。

不过,即便家道中落,赵孟頫的境遇也比老百姓家的孩子要强。《元史》上记载,赵孟頫“年十四,用父荫补官,试中吏部铨法,调真州司户参军。”赵孟頫去世后,他的好友欧阳玄为其所作的《神道碑》中,也说他“弱冠中胄监试,调真州司户参军。”有当代学者研究发现,《松雪斋集·外集》中有一篇赵孟頫代侄儿作的《五兄圹志》一文,里面提到赵孟頫的五兄赵孟頖(pàn)“年十四以侍郎(指赵孟頫之父赵与訔)荫,补承务郎”。因此认为,14岁“用父荫补官”的是赵孟頫的哥哥赵孟頖,《元史》把这一经历误加在赵孟頫的身上。这种推断也是错误的。

根据宋代的官制,无论是赵孟頖荫补的“承务郎”,还是赵孟頫荫补的司户参军,都是属于从九品官。再说“参军”一职的含义。在宋代,参军是州衙门下面的小官,有录事、司户、司法、司理等“各曹参军”,司法参军掌管议法判刑,司理参军掌管狱讼审讯等。这些活儿,是让基层政权顺利运行的公务活儿,必须有充足的实践经验,所以,14岁的“司户参军”只能是个领俸的名头儿,而不是实官。

那么,赵家兄弟在父亲去世前后分别获得荫补,到底是真是假?首先来看看在宋朝几乎泛滥的词:“荫补”。

宋的恩荫制,参考了唐制,并扩大了中、高级官员荫补亲属的范围,规定文官从知杂御史以上,每年奏荫一人;从带职员外郎以上,每三年奏荫一人。这项制度没有硬性约束必须是直系子弟,可以“旁及疏从”,也就是说,三亲六故,只要沾边儿就可以照顾。

除了制度性的奏荫,遇到“大礼”即皇帝举行郊祀或明堂典礼这样的国家大事时,可以破格奏荫;皇帝过生日,可以破格奏荫;官员致仕(退休),可以破格奏荫;曾经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的大臣去世了,也可以破格奏荫,要对他们的后人给予一定的抚恤;遇到国家更改年号、皇帝即位、公主生日、皇后逝世等特殊情况,都可以破格奏荫。

所以,“荫补”并没有额度限制,可以同时授予一个大家庭的多名男丁。而且宋真宗时,对官员在任上去世后,假此名目恩荫其子孙的事开了先例,因此,赵孟頫与赵孟頖兄弟两人,各得荫补是可信的。(未完待续)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