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博览>正文

九寨沟地震14名遇难者身份确认:已知最小遇难者仅11个月

2017-08-12 08:24 | 北京青年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8月11日13时许,救援队在漳扎镇上寺寨附近河谷中发现一辆中巴车,车内发现3具遗体,九寨沟7.0级地震的死亡人数变更为24人。

截至8月11日21时,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共造成24人死亡、493人受伤(重伤45人)。目前已转移疏散游客、外来务工人员61500余人(含126名外国游客),临时安置群众23477人,还有3人失联。抗震救灾指挥部宣称,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不抛弃任何一个生命。

8月11日13时许,救援队在漳扎镇上寺寨附近河谷中发现一辆中巴车,车内发现3具遗体,九寨沟7.0级地震的死亡人数变更为24人。

九寨沟县官方网站上公布了《“8·8”九寨沟地震遇难人员名单》,截至8月11日10时,地震中有14名遇难者已确认身份。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名单中看到,14人中有8名女性,6名男性。年龄最大者57岁,年龄最小的仅11个月。遇难者中还有三名儿童,分别为10岁、11岁和12岁。另外,14名已确认身份的遇难者分别来自四川、甘肃、陕西、浙江、重庆、湖北、广东和江西等省份。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昨天新增的遇难者中一人为来自广州的游客。此前,广州一行12人、四个家庭到九寨沟游玩。地震发生后,游客乘坐的大巴车被落石砸到路旁10米的深沟内,同行者中有5人失联,包括一名小女孩。

北青报记者从绵阳消防处了解到,8月11日上午,绵阳消防到中巴车坠河现场救援,发现2具遇难者遗体,一名大人,一名小孩。12点12分,小孩遗体被移出,另一具因被巨石压住,消防员用大型机械清理,13时52分才移出。14时,救援人员集体向2名遇难者默哀。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除已经打捞出来的两具遗体外,救援人员在车内还发现另一具男性遇难者遗体,但这具遗体的身份仍有待确认。

逝者

遇难当天是她的29岁生日

8月8日,是毕倍倍29岁生日,可她再也听不到家人说的那声“生日快乐” 了。

8月8日晚9点多,户籍江西景德镇、在浙江嘉兴打拼多年的女子毕倍倍所乘坐的旅行车正在开往九寨沟天堂酒店的山路上,这次她带着妈妈一起来九寨沟旅行。突然,大地开始震动,许多石头从旁边的山上滚落,其中一块石头落下砸中了行驶中的旅行车。

石头砸破了车窗,一个坐在窗边的男子被砸到,而毕倍倍的腿和后背也被石头压住,流血不止。据同车的游客万女士回忆,事后车上的游客和导游马上进行救援,可由于落石较重,很难搬动。随后,在附近作业的中建三局施工人员赶到,众人合力挪开了石头,将毕倍倍救出。由于伤势较重,毕倍倍被先行转移出去,但最终还是不治遇难。

万女士称,毕倍倍身上多处被砸到,失血较多。她用手机给毕倍倍的丈夫陆健打了电话,告诉他不久前发生的这一切。

而在万女士打电话给陆健之前,陆健就看到了九寨沟地震的消息,于是马上拨打毕倍倍和岳母的电话,但都打不通。当晚11点,陆健接到了万女士的电话,万女士在电话中告诉他,毕倍倍出事了,岳母带着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倍倍没了。”由于通讯不畅,电话突然中断,陆健随后从旅行社和当地相关部门确认了毕倍倍遇难的消息。

据毕倍倍的家属介绍,毕倍倍18岁到浙江嘉兴,一开始在厂里打工,一个月工资几百元还经常往家里寄钱。几年前,毕倍倍和朋友合伙在嘉兴华庭街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活条件有了好转。结婚后,毕倍倍和陆健一直在嘉兴租房住,两个月前,他们刚刚贷款买了套新房。毕倍倍的妈妈说,前段时间她心情不好,毕倍倍说要带她去旅游放松一下,于是母女俩到成都后报了旅游团,8日上午到达九寨沟,却没想到当晚地震来袭,毕倍倍在这场地震中再也没有回来。

8月9日凌晨,陆健和家人一起乘飞机赶到成都,地震后他一直没有合过眼,他说他想早点见到妻子,想多陪她一会儿。

乘客临时换座与川R65101的生死瞬间

8月8日晚,车牌为川R65101的大巴车行驶在去往若尔盖县城酒店的路上。

在这辆载有47名四川南充游客的车上,有的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有的翻看手机里拍摄的沿路风景,张青(化名)的儿子则在热烈地说着看到的、和家乡不一样的风光。张青说,由于此前母亲很少出门,今年便想着趁假期,带着母亲和9岁的儿子到若尔盖旅游。

张青带着儿子坐在车上左侧第五排,自己的母亲易玉兰则坐在隔着过道的右侧里边。而这个靠窗的位置,还是易玉兰和其他游客换来的。易玉兰原本和一个年轻小伙子坐在同一排,为了照顾同车一对小情侣坐在一起,易玉兰和别人换了座位,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随后,又因为邻座阿姨身体原因,易玉兰最终换到了里侧靠窗。路上,易玉兰不时转头看着兴奋的外孙,期待接下来的旅程。

21时19分,大巴车行至神仙池路口附近,同一时间,九寨沟地震。瞬间,碎石从山上滚落,砸中了川R65101的中部。靠近山体的车辆右侧被巨石砸裂,车辆左侧窗玻璃碎裂,轮胎压瘪,左侧车体则相对完整。

大巴车被巨石砸到后,同车的其他人开始拿消防锤砸车窗。游客们或者跳窗,或者找到大巴车前门往外走,互相拖拽搀扶着,想尽快逃离这个庞大的“铁笼”,求生欲望放至最大。

张青的脚则被绊住。张青先让儿子随其他人下车,自己则用力把脚拔出。但在母亲原本的座位上,张青扭头却看不到人。

下车后,张青找到了母亲座位的位置,但却无法救出腿被钢管压着的母亲。由于天已经黑透,且又不断有余震,张青只能随其他游客撤离。随后,张青听到了那个她最不愿听到的消息,母亲已无生命体征。

8月11日,易玉兰的名字出现在了官方公布的《“8·8”九寨沟地震遇难人员名单》中第一个位置,她的年龄永远停留在了57岁。易玉兰也是这辆大巴车上唯一一个遇难者。

由于着急逃生,当时一家人带的很多物品都遗落在了车上,张青说,她仍希望能够找到母亲的遗物,好留个念想。“有两个电话掉在车里了,妈妈用的电话是金色的,里面有很多张照片。还有妈妈的一个背包是蓝色的,里面装了些水果和吃的,原本打算路上吃的。另外还有三个水杯,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了。”

目前,张青已经带着儿子回到了南充,儿子没有大碍,自己则独自在医院里面接受后续的治疗。母亲易玉兰的遗体也已于8月10日接回南充,目前安放在南充的殡仪馆内,由易玉兰的丈夫和家人帮忙处理后事。

张青说以后应该不会再去九寨沟了,那里有她最痛苦的记忆,“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全家都很痛苦,都崩溃了。”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